×

逃离家暴的她又和前夫复婚了

96
小楼东
2018.09.09 23:22* 字数 5162

电子竞技的发展 www.llsxj.com 阿丽又被二东揍了一顿。

浑身是伤,早上上班时,疼的她背包带子都不敢碰肩膀。

阿丽家在外地,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一个人拉扯不过来几个孩子。
她很早就离开村子出来打工。

阿丽18岁嫁给当地人二东。

二东是市郊城中村的村民,初中都没毕业,只会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整天好吃懒做,一心等着村里拆迁。

当初二东是打着他们村马上要拆迁的旗号,才骗的阿丽嫁进门。

等阿丽看清二东面目,又得知拆迁无望时,孩子都快出生了。

儿子还没满百天,阿丽便不得不把儿子丢给婆婆,自己又跑回市里打工。

儿子从出生到今年上小学,二东从未给家里拿回过一分钱。

阿丽只有初中文化,好在还年轻,手脚快,人又漂亮,找工作倒也不难。

但也只多是找些帮人卖衣服,卖手机,之类站柜台的活。

这种工,即便打个七八年,收入依旧低微,但儿子要吃要喝要上学,阿丽一天也不敢停。

01

阮斌是阿丽如今的老板,本市人,四十岁,有家有口。阿丽第一天来找工作时,他一眼就看中了她。

阿丽在手机店里上班没多久,两人就搭上了。

自从和阿丽搭上,工资奖金小礼物,阮斌时不时就会多给她一些。

虽不是什么大钱,但对拮据的阿丽来说,却是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

这天早上,阮斌看见带着个大口罩,低头走进店铺的阿丽时,心下便已明白了个大致,这不是第一次。

趁着没人,阮斌强行拉下阿丽的口罩。

看到原本巴掌大的小瓜子脸上高高肿起的淤青,他忍不住怒火中烧,真想狠揍二东一顿。

二东整日里游手好闲,经常在阿丽上班的附近闲逛。

以前也进来过店里,贼眉鼠眼的东摸西看。

一来阿丽不怎么理他,二来年轻时做过混子的阮斌,面冷话冲不给他好脸色。
二东毕竟只是个家里横的农村地痞,骨子里的卑微让他不敢和阮斌冲突。

所以二东大部分时间不敢进去,只远远的窥伺。

他其实知道阿丽和阮斌有关系,不只阮斌,以前阿丽来往过的几个男人他也多少都知道。

他愤怒,可他也清楚,哪怕他三天两头动手爆粗的收拾阿丽,这个家还是要靠阿丽养。

时间久了,他也发现出规律。

只要阿丽给孩子花钱大方了,比如早餐牛奶从袋装换成盒装了;或者阿丽又多了什么新鞋新衣,多半阿丽在外面就有人了。

每当这时二东从阿丽那里连偷带抢来的钱,也能比平时多了许多。

二东很快就想通了,不管阿丽在外面怎么勾搭,毕竟面上还都是正经工作,而且钱也都花在家里。

自己有钱花就好,管她那么多呢。

昨天二东又逛到市里,本想找阿丽要点钱。

却看见下班后阿丽和阮斌一起进了家饭店。

那两人卿卿我我,举止亲昵,吃着丰盛的饭菜。

站在冷风里干看着却不敢近前的二东,又气又妒,一肚子邪火直窜脑门。

当晚阿丽回到家,刚一进门,二东迎面就是一拳,正打在阿丽脸上,顿时鼻血喷涌。

他撕着阿丽的头发把她摔倒墙角,拳打脚踢就是一顿胖揍。

揍完之后,他掏空阿丽包里所有的钱扬长而去。

里面还有晚饭时阮斌刚给她的一千元,阿丽还没来及存进银行。

只有80多斤的阿丽,别说反抗,躲避都无力。

02

阿丽整个上午都目光呆滞,红肿的眼睛空洞的让阮斌很是揪心。

中午时,他连着给阿丽发了五个微信红包,又加了一句:”别想了,没事,还有我呢”

阿丽更是泪如雨下,惹的其他店员不停追问。

平心而论,对于阿丽,阮斌一方面很是同情;另一方面他贪恋她年轻苗条的肉体。

至于感情,不能说没有,只是不多罢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觉得必须想个办法帮帮阿丽了。

两个月后,二东和一群地痞鬼混时被人举报抓捕。

一群人中有吸毒人员,二东虽然没吸毒,但在他身上搜出了毒品,因携带毒品而被判刑两年。

二东之前有过盗窃案底,这次被彻底关押进监。

原来,这二东家的村里,有好几个屡教不改的吸毒人员。二东跟着他们混,时常被派去取毒品或跑腿买东西。

二东有时在床上,会半是炫耀半是恐吓的和阿丽提起这些事。

阮斌让阿丽想想二东有没有什么违法的事时,她想起来告诉了阮斌,自此阮斌便叫她开始留意。

终于,逮住一个机会,阮斌找人举报了二东。

随后,阿丽又在阮斌的帮助下,找律师起诉离了婚。

离婚后的阿丽搬出二东家,在离店不远的市里租了间房。儿子要上学,依旧留在二东家由爷爷奶奶照看。

03

离了婚的阿丽,身心轻松,彻底自由了。和阮斌的关系也越发密切起来。

二人从之前只白天在店里厮混,发展成下班回到家还微信不断,时不时阮斌会找各种借口晚上不归。

阮斌媳妇,没多久便起了疑心。

终于,二人东窗事发,阮斌家中大闹起来。

阮斌虽是个冷酷汉子的外表,内里却是个对女人硬不起心的主,在家对妻子百般安抚求饶,接连几天都没到店里来。

阿丽虽觉出有异,却也没多长个心。

周末正是店里人最多的时候,进来一个时髦女士,径直走到阿丽面前,问她是不是叫阿丽。

阿丽傻乎乎的,刚点了下头,就被一个大耳光扇了个趔趄。

不待她反应,又上来两个粗壮大妈,一人给了阿丽一个嘴巴子。三女指着阿丽,连撕带拽,婊子贱货狐狸精的一顿臭骂。

周围被吓懵的围观群众这才反应过来是正室打小三。不但没人劝阻,反倒骂声一片。

阿丽以前被二东打,再怎么也是在家,最多公婆劝阻拉架。

第一次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辱骂殴打,羞愤难挡,夺路而逃。

哭啼啼再见到阮斌时,他却顾不上安慰阿丽,慌慌张张给她转了两月工资,让她先在家休息。

店里是干不下去了,阿丽吓得跑回二东家,借口看孩子住了几天。

经此一战,阮斌心里那点人到中年的不安分已消了大半,只想着尽快和阿丽做个了断。

阮斌媳妇凶悍,阿丽只得再次搬家。

阮斌远远地帮她介绍了份收银员的活,在一家洗浴中心。

两人离得远,见面也少了。

不过一周,阮斌已然同她断了联系。

阿丽心里难受。

之前她四处打工,也不是没和其他男人有过暧昧往来,但对方贪色,阿丽图财,各自都心知肚明,牵连个把月,或换工作,或玩腻了,也就不了了之。

她本以为阮斌对自己是真心的,以前她那些情夫,看见她被打,至多也就安慰几句,给点钱物。

唯独阮斌,真心疼她,不但收拾了二东,还帮她离了婚。

她是打心里对阮斌动了情,只要阮斌要她,她乐意这么一辈子不清不楚的跟着他。

可是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阮斌这就不要她了。

04

这年的秋天特别冷,下了晚班往回走的阿丽,冻得牙齿打颤。

心里难过得要死,工却还得打。

靠公婆的收入压根养不起儿子,每个月阿丽还是得拿钱回去。

灰蒙蒙的天压在头顶,没一点光亮。

阿丽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坑,永远也爬不出去了。

很快,阿丽的好运气来了。

冬天还没完全过去,她又认识了比她小两岁的孟小鹏。

和阿丽以前接触的男人都不一样,小鹏上过大学,斯文白净,谈吐礼貌。对阿丽虽爱恋,却尊重珍惜从没半点轻浮举止。

阿丽几乎是在小鹏加了她的微信,第一次和他聊天时,就爱上小鹏了。

小鹏是个正派的纯情的大男孩,家乡在南方,一个小电子产业发达的乡镇。大学毕业到这里投奔亲戚叔伯打工。

踏实好学的他,很快就摸清门路,在叔伯的扶持下,自己开起一家小店,经营办公耗材和小电子产品。

小鹏第一眼看见阿丽时就脸红了。

娇小的身材,柔柔弱弱的神情,细溜溜的手指,每一样都让小鹏心动。

每一样,都符合小鹏心里喜欢的标准。

不过月余,两人已经打得火热。小鹏几乎每天都来接阿丽下班。

阿丽也一改之前与男人嬉笑打闹的做派,从穿着到说话都矜持文静起来,尤其在小鹏面前。

甚至听到小鹏老乡开玩笑,扯荤段子时,她竟也会脸红,俨然回到了少女时代。

春节后,小鹏的店里新来了一位苗条漂亮的女店员,正是阿丽。

两人每天同进同出,简直如胶似漆。

小鹏家只有母亲和一个姐姐,起初听说阿丽离异,很不愿意??墒羌懿蛔⌒∨籼诵?,非她不娶。

姐姐专程跑来,看见阿丽勤快本分,话也不多,无论是店里家里都操持打理的井井有条。

周围的店家也都夸她能干漂亮。

小鹏的家人也就默许了。

一年后,两人回小鹏的老家领了结婚证。

当和善的婆婆,把一只沉甸甸的金镯子套在阿丽手腕上时,阿丽心里既感动又感概,她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这么幸福的一天。

小店生意越来越好,善于经营的小鹏盘下隔壁的铺子,做起电脑配件,又顾了两个店员。

打了七八年工的阿丽终于也成了老板娘。

阿丽之前认识的同事朋友无不羡慕她,都说她命好。

以前在服装店打工时对她不屑一顾的老板娘,也会时不时给她打电话聊天八卦,还经常约她一起逛街。

阿丽知道,这一切都是小鹏带给自己的,她暗自决定,自己要用生命去爱这个男人,永远不做对不起他的事。

05

半年后的一天,忽然出现在店里的阮斌,吓了阿丽一跳。

阮斌也很吃惊,这样的偶遇纯属意外。

人靠衣装,这话一点没错,如今的阿丽,神情气质和之前大不相同。

本就貌美,再丢了寒酸委屈,越发显得身段婀娜,容颜娇俏。

阮斌虽有点尴尬,但看见此时髦妩媚的阿丽,还是禁不住心旌摇荡。

他顿时后悔起来,自己当初,怎么就能把如此可人的一个尤物给丢了。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阿丽绝不应该再搭理阮斌才对。

即便阮斌纠缠,如果阿丽果断拒绝,以他有家室又怕老婆的情况,不甘心也只能作罢。

可这阿丽,偏就是骨子里的不安分,又自带记忆清除模式。

只记得阮斌当初如何从二东的家暴中救了自己,全然忘记自己被正室围殴时他的漠不关心和无情抛弃。

阮斌接连不断的信息攻势,和中年男人的心机套路,几个回合下来,阿丽便将自己当初赌咒发誓,要用生命来爱小鹏的信念,连同衣服,都剥了个精光。

06

阿丽怀孕了,她掰着指头算了又算,依旧算不清到底是谁的。连忙和阮斌商量,阮彬毫不犹豫让她去打掉。

可阿丽那莫名其妙的女性敏感,却在此刻矫情起来,不舍难过和哀怨,搅得她一连几天吃不下睡不好。

纠结万分之下,终究还是被小鹏看出了不妥。

小鹏知道阿丽怀孕了,欣喜异常,对她更是万般体贴,瓷娃娃般宠着护着。

阿丽沉醉在老公的爱护,情人的热吻中,真是蜜罐里一样的幸福。

也不知是真忘了还是假装忘了,索性任由肚子一天大过一天。

对阮斌,她只说自己算清了,应该是小鹏的。

阮斌半信半疑,他可绝对不想在外面留下自己的私生子。

可他又不能逼着阿丽堕胎,正踌躇间,刑满释放的二东找上了阿丽。

07

二东不知从何处打听到阿丽的现况。

死皮赖脸找上门来,无非是想着阿丽能念点往日夫妻情分,弄几个钱。

阿丽之前是被二东打怕了,可眼下却今非昔比,一见到二东,她就打心底里犯着恶心。

阿丽连个正脸都没给他,劈头盖脸一顿恶骂,叫他滚。

骂完还不罢休,找到在外面忙碌的小鹏,扑进怀里,戚戚哀哀就是一通哭诉。

小鹏哪里肯依,再文明的人,也容不得自己老婆被欺负。

更何况,还是听阿丽讲过那么多恶行的渣滓前夫。当下便去找了叔伯。

小鹏的远房叔伯在本地做生意多年,财力人脉都相当雄厚。

一听说便气愤不已,一直给他印象良好的本家侄媳妇被人欺负上门,这还了得。

倒霉的二东,刚出来没几天,又被监管民警叫了去,随便找个由头,给扔进拘留所扣了三天。

被里面等着他的几个混子好顿毒打。

阿丽听说,舒畅极了,前些年在二东拳脚下的怨恨,终得以报偿。

二东半个月后,才能下床走动,心里对阿丽,恨的咬牙切齿,却又实不敢再去骚扰。

绞尽脑汁之后,他用阿丽给公婆抚养孩子的钱,买了一只手机,揣在怀里跟踪阿丽。

以他对阿丽的了解,他不信阿丽会真的安分守己,但他又不敢确定,毕竟阿丽现在过得富裕顺心。

二东的怀疑,在跟踪阿丽的当天就被打消了。

他眼看着阿丽上了阮斌的车,并在花园酒店附近,先下车走进大堂。

阮斌开车进了停车场,半晌之后直接走进酒店电梯。

08

阿丽的脸上,又重重挨了一记耳光。

已经许久没有尝过挨打滋味的阿丽,被眼前凶神恶煞的小鹏吓呆了。

她举着一只胳膊,挡在脸前,不停后退,口中却发不出一个字。

小鹏连着说出四五个名字,质问她认不认识,是不是之前都和她有过关系。

阿丽矢口否认,哭叫着小鹏是听了谁的话来诬陷她。

可当她听见阮斌的名字,和昨天他们开房的时间地点,顿时就哑了火。

几天后,阿丽在小鹏几个亲戚家属的陪同,不如说监视下,去医院做了引产。

万没想到,回家之后,小鹏一改平时的温良,当面反悔。

不承认之前答应过她的,拿掉孩子就不离婚,坚决要离婚。

任凭阿丽苦苦哀求,撑着刚小产完的身体跪了一夜,小鹏也毫不心软。

阿丽又搬回出租屋,带着自己的衣服化妆品,还有一只金镯子,小鹏索要时,她藏起来说丢了。

离婚时,小鹏没有给她一分钱。

09

阿丽找阮斌,和他哭诉。

阮斌刚听了个大概,就心下大惊,知道不妙。

他唯恐小鹏找人来寻自己的晦气,更是怕这被扫地出门的阿丽会赖上自己。

不管哪样,被家里老婆知道,这次定是不会和自己善了。

阿丽话没说完,阮斌已经在考虑抽身了。

一周之后,阮斌再次和阿丽断了联系。

阿丽气恼交加,想找上门去,又惧怕阮斌老婆的凶悍。

不甘心又悔恨,阿丽大病一场,在家中躺了一个月。终日流泪和朋友哭诉,只叹自己命运不济。

几个月后,走投无路的阿丽,架不住三天两头上门纠缠不休的二东,终于又和他回到家中。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最初的状态,阿丽又开始四处打工。

只是二东对她态度好了很多,几乎不怎么动手了。

不知是因为他看见阿丽灰头土脸的回来,心里很满足;还是因为在拘留所被打得太狠,心有余悸不敢欺人太过。

总之二东的脾气好了很多。

又一个秋天里,传来消息,二东他们村终于快要拆迁了。

二东催着阿丽去领证复婚。

阿丽心里泛起一阵悲凉,但很快就被拆迁的喜讯冲淡了。

娓娓道来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