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颜旧方知君子心

96
大丟
2016.08.05 22:01* 字数 2588

电子竞技的发展 www.llsxj.com 小姨似乎恋爱了。恋爱对象绝对不是姨父。

她是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女汉子,给人的印象总是女强人、拼命三郎这类。平时的朋友圈要么工作要么孩子要么心灵鸡汤,但是最近我发现她的状态多的是个人,而且比较细碎:走路上班啦,路上风景不错啦,做了一天家务好累啊,不小心磕到指甲啦,到哪哪旅游啦……

凭女人的直觉,我判断她的感情迎来了第二春。她知道有个人关注她,并且愿意分享琐碎的生活常态给他看。

果然,没过两天,老妈就跟我八卦了。说小姨跟大学时痴情追求她的男的有了联系。

关于小姨那段感情,全家上下男女老少都知道,我听说过不同的版本。综合一下,我做了比较客观的故事整理。

小姨高考报考失误,最后读了本地一个大专。大学期间一如既往争当学霸,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在学校人缘也好,跟男女同学都能打成一片,挺风云的。

锋芒外显,自然招异性青睐。那男的就是其中一个。他长相周正,皮肤白净,我们就叫他小白吧。

小白做了很多事情追求小姨,平时对她关怀备至的,送饭陪课写情书,没事儿拖着小姨出去散散步。总之追了好久。

最后正式表白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的傍晚,小白跟小姨表白后小姨拒绝,然后跑回宿舍。小白让同学给小姨捎话,他站在楼下等她再次考虑,若仍是拒绝,那以后就各自安好。小白就这么在雪地里站了一夜。等到第二天早上小姨下楼,仍是拒绝。

此后小白果然不再联系小姨了,大概是太寒心。年少时的感情总是莫名其妙,喜欢的莫名其妙,拒绝的莫名其妙。老爸说俩人绝交前小姨给小白买了毛衣做礼物的,没送出去,最后扔给老爸。

这段感情小姨这当事人也跟我讲过两次,可是两次的侧重点完全不一样。

第一次讲在我高二的时候。我早恋被家里人发现了,可不得了,老爸舅舅先跟我谈心,然后派小姨又跟我聊了一晚上。小姨当时是以抨击的语气讲述的,她说并不是多讨厌小白,只是觉得大家都穷哈哈的,用着父母的钱,没个事业,谈恋爱觉得心发慌。而且小白的性格太温和,她最看不惯那种磨磨唧唧的样子。

她的目的是让我以学习为重,等有能力了再恋爱。我想那也是她当时对待她那段感情的真实想法。

那年她结婚5年,有两个女儿,一家四口租房住。

第二次讲是在今年过年期间。

她打电话说过年要来武汉过,想清净几天,在老家走亲访友的太累。老妈特别欢迎,小舅也说到时候就住他家。小姨特别强调她不跟姨父一起,只带仨孩子过来。

是的,她仨孩子了。二女儿四岁的时候她生了小儿子。

结果姨父买了同一车次的票跟着来了。两人在火车站就开始吵。第二天见到小姨的时候,她很痛苦地说,这个年又过不好了。

一起吃饭前我跟小姨聊天,她说跟小白通过同学联系上了,小白也过得不好,孩子很小,过得拮据。我问小白是不是结婚很晚,小姨突然像小姑娘一样害羞地笑了笑,抬头很快瞄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微笑说:他听说我结婚了才开始谈婚论嫁。

我看到小姨有了不一样的神采,那是青春少女尝到爱情甜蜜时的神采。

时间让她对同一个人有了不一样的心情。

当年小姨结婚的时候,我是跟车花童。四五月的天,下着小雨,很朦胧很迷茫。姨父家破败的房屋,泥泞的地面,让人心生烦闷。

我替小姨觉得不值。很多年后再旁观她的婚姻,感觉比那老房子更破败不堪。

小姨生大女儿的时候,对周围的人发誓一样说,只生这一个孩子,坚决不要二胎??墒?,命运似乎不由她主宰了,接二连三有了三个孩子。如果老幺不是儿子,我相信她会被迫再生。

两个女儿出生,小姨的公婆没去看过一眼。二女儿出生后,姨父觉得养不了,跟自己的姐妹一起游说小姨,要把孩子送出去。小姨恍恍惚惚同意了,可是中间人来抱孩子时小姨突然反悔,抱住女儿死活不松手。

那就自己养吧。租房的房东很封建,不让小姨在租房里坐月子,小姨只能临时住在医院外租的小房子里。当时她大女儿才三岁,同时养俩孩子,姨父还在部队,婆家人不管不顾,外婆不忍心,伺候小姨度过月子期。

我去那里看过她,每层楼十几个屋子,公用一个洗手间,一个水池子。大女儿在昏暗破旧的屋子里乱爬,小女儿时不时哭两声。屋子闷热,简陋的炉灶,锅碗瓢盆挤在一个小矮桌上,衣服塞在一个纸箱子里,空气中充满奶腥味,还有腐烂而悲凉的尘土气息。

小姨坐在床边招呼我们,开心明朗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强装出来的。穿着宽大的睡衣,戴着帽子。跟我们抱怨就这样还是招了风,时不时头疼,估计以后要落下毛病了。我觉得很心酸,曾经修长苗条白皙的女孩子变成臃肿的黄脸婆,时光你真的好残忍。

我很是看不明白小姨的婚姻。

她快三十了,被人催得着急。相过几次亲都没成功,后来有人介绍在阿克苏当兵的姨父,俩人年龄相当。当时姨父回家探亲,小姨在深圳工作。她让家里人帮她看,看顺眼了她再见面。姨父一身军装,精神抖擞,家人很欢喜。在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电话说与小姨,本就对军人有爱慕之心的她,亦很欢喜。小姨辞了工作回家,姨父假期结束已经回部队了。小姨带着所有存款奔去阿克苏,再回来俩人就办婚礼了。

姨父是值得托付的人吗?甜言蜜语好吃好喝好玩的攻势下,一切本质都模糊了。我对他的评价是,不忠诚没文化,情商低爱装逼。平时不管跟谁说话总是不懂装懂大发言论;小姨怀大女儿的时候抓到他出轨;他挣的钱连自己花销都不够,时不时从小姨钱包拿钱;县城买的二层小楼,借款基本是小姨还的;平时日???,仨孩子的学费,也都是小姨负责;小姨工作越做越好,回家晚了他就怀疑小姨跟男的扯不清……

小姨想要离婚了,结婚十五年,她觉得自己就是借种生了孩子,身心俱疲。交流不在一个层面,说两句就开始吵,从精神到物质,姨父可有可无。

姨父现在很紧张,他怕小姨领着孩子跟别人跑了,所以去哪儿都跟着。一起吃年饭,本来其乐融融的,他莫名其妙地各种讽刺挖苦小姨,结果又大吵一顿。

白天大家一起聊天,小姨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玩弄一串佛珠,姨父远远坐着玩手机,跟我们格格不入。他们在婚姻的围城里打得不可开交,我们只能闻着硝烟叹息。

这时候,与当年深爱过她的男人有了联系,感到慰藉和愉悦是再正常不过了。小姨说只是联系,没见过面,我信。朋友圈没过几天就不再更新了,又恢复常态。小白只是个石子,偶然投进小姨这潭死水,转几个水纹圈,一切恢复沉闷。小姨在婚姻中溺着水,抓住小白这根小树枝的时候心存慰藉,可是终究不能救命。

小姨感念当年青春年少温润如玉的小白,可是真能时光倒流重新选的话,可能他们还是不会在一起。不幸福的人,痛苦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走上不幸福的不可控的那条路。

红颜旧方知君子心,因为正当红颜,大都分辨不出谁才有真正的君子心吧。

日记本
Web note ad 1